你有發現自己是島人嗎 ft. 至堯戶外工作室

你們記得第一次接觸海洋是幾歲嗎?”

微陰的冬天,在北海岸瑞芳的基地裡,烤著火爐、吃著 Gearlab Outdoors 創辦人的拿手菜,用這個難以回答的問題開了個頭。

我們其實都對「海島居民」有個想像- 黝黑皮膚、海灘、椰子樹、講的不是中文。講到海島居民,我們很少聯想到自己的樣貌,即便我們完完全全是個島國居民,綠意盎然、四面環海。

其實這段談話的開始,是為了尋找我們與海洋的連結,我們用時間軸的方式,一起梳理每個時期我們與海洋的關係、探討每個島國感產生的轉折點

對於海洋的恐懼?

「其實只要有大型浮具,我都覺得還好。我對海的接觸是很漸進式的,我大學是游泳隊、也會玩划龍舟,到之後接觸了獨木舟,在海裡其實都覺得很自在,即便我是完完全全都市長大的小孩」BY, 華華

「記得有一次國高中,在白沙灣玩水,被浪打下去,在裡面翻滾了很久,完全失去了方向感,在底下的時間大概有30秒,那個時候真的覺得很恐怖。之後到了大學,去上救生班,才覺得自己第一次真正接觸大海,但結訓之後對海還是覺得很陌生、不敢太接近,之後跟華華一起接觸獨木舟之後,面對海洋時才覺得比較放心」BY, 至堯

我們追問了至堯,都被捲進海裡過了,怎麼還會想要去海訓上救生班?他一開始玩笑的說「因為八仙樂園的救生員看起來都很帥!」一陣大笑之後,我們開始像憤青一樣,批評著台灣教育污名化海洋,不斷製造大家對海洋的恐懼。

不可否認的,海洋有一定的危險存在,在海上的活動幾乎都被歸納成 ADVENTURE (冒險活動),但我們都認為,只要對海洋保持敬畏,做好安全準備,能從海洋體會到的美好與震撼,是無法言喻的,就像華華說:「第一次划到離岸很遠的地方,頭往水底一看,發現看不到底,那一刻真的有感受到恐懼,但那個感覺其實是因為發現自己好渺小,而產生對海的敬畏。」

島人的認同感?

「我記得第一次去蘭嶼是2011年,那時候還沒有什麼觀光客,連7-11都沒有,才覺得自己真的是在一個海島的感覺,當地的居民都坐在路邊用以物易物的方式交易,扛一袋魚換一袋香蕉之類的,往海邊看會發現很多人在採集貝類或打魚…」

- 至堯分享第一次感受身在海島的經驗,這是普遍大家對海島居民的印象,過著一些非城市樣態的生活。

「我2014年的時候去泰國三個月,租著機車到處玩,我們騎到了泰北邊境,再往下一步就要踏入另外一個國家,我當時突然回過頭一看,才突然覺得台灣真的是一個島國,在台灣根本沒有辦法離一個國家就這麼一步近,路上的車子也會有不同國家的車牌,當時真的覺得很神奇,從那時候才會覺得自己真的很特別,是個島國居民。」

- 這是至堯第一次感受到自己身為海島居民的過程。

接著是華華的經驗:

「其實我就是人家稱天龍國長大的小孩,從幼稚園到大學,都讀離家裡最近的學校,是到了25歲,走了跟以前完全不同的路,對於海島的意識、自己是島國小孩的感覺才漸漸成形,尤其搬到海邊住以後才會有這種感覺。如果在都市一到五都要上班,假日的生活娛樂又跟山海無關,根本就看不到台灣的邊線,也就不會覺得自己住在島上,我覺得在我的求學生活裡,都沒有這個意識,直到住在海邊才有『啊!這裡是台灣的邊線耶!』的海島意識」

有趣的是,當我們聊著海洋作為島國邊界的話題時,Gearlab 創辦人邊翻攪著滾水裡的 Pasta 邊冒出了一句話:「其實對我來說,海洋不是邊界。」

如果你身在台灣,但還沒感受到自己是個島人的話,試著翻出深藏的叛逆靈魂,走到陸地的邊線,回頭一看,也許我們都會發現自己完完全全是個島人啊!

至於“其實對我來說,海洋不是邊界”這件事,請期待一下篇專訪!

在家待不住,一天有大概只有睡覺的8小時加洗澡等狗吃完飯的1小時在家,整天往外跑,最喜歡風吹在臉上的感覺,對任何事都充滿好奇心,除了在環境上有關懷,還有一些人道關懷,但也不是什麼嚴肅的人類,是喜歡Party的那種。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lose

Cart (0)

Cart is empty No products in the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