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只剩不到3%的海洋被高度保護?!

儘管各國發出了一系列的海洋保護宣言,但要將這些保護措施付諸實踐,絕對不是件容易的事……

因科學家提出了緩解海洋酸化、熱浪形成、過度捕撈以及海洋污染最有效的做法就是設置海洋保護區 (Marine Protected Areas, 簡稱 MPAs),數個國家便宣布要將數千平方英里的海洋劃為保護區域,這些大器的宣言進而獲得大量的媒體聲量。

劃分海洋保護區的好處不僅能保護瀕臨絕種的生物,也能將魚類資源平均分配,最嚴格規範的區域勢必會獲得最大的效益。根據聯合國氣候變遷委員會 (IPCC) 的報告,海洋污染若不減緩,對生物多樣性將會產生嚴重的影響。

但實際要讓 MPAs 達到減緩氣候異常的作用,聯合國的專家正在仔細思考要如何規範管理以及如何約束那些無法兌現的國家,因為如果從發表宣言到實際執行中間拖延了很長一段時間,許多環保團體擔心到時各國都將淪為紙上談兵,且不會面臨到什麼國際壓力。

科學家在 2014 年曾呼籲到 2030 年時,必須有 30% 的海洋是受到 MPAs 所保護的。然而直到今年,我們仍無法達到聯合國設定的階段性目標 – 2020 年有 10% 的海洋受保護,儘管聯合國表示目前已有 8% 的海洋被保護,但專家警告這中間只有 2.2% 的海洋是完全禁止商業活動的,且只有 4.8% 的區域是有被積極管理的。

塞席爾的 Saint Joseph 島曾經是種植椰子的農業用地,現在已成為具有海洋保護區域的自然保護區。
PHOTOGRAPH BY THOMAS P. PESCHAK,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LINK)

「這 30% 的海洋不是要被保護,而是要被『高度保護』。」Pew Bertarelli 海洋遺產計畫 (Pew Bertarelli Ocean Legacy Project) 的負責人 Matt Rand 說到。


為什麼有些國家失敗了 ?

一位長期追蹤 MPAs 發展,來自海洋保護地圖計畫 (Atlas of Marine Protection) 的經理 Russel Moffitt 說明可從兩個方面來看,技術上我們只要在紙上畫出保護區域,「但這常常關係到執行流程和國家管理的問題。」沒有完整的規範,缺乏執法單位及社會大眾的參與,就算劃分了保護區,也沒有一個明確要去實現的目標。

《科學人 Science》雜誌在去年發表了一項研究,他們發現在歐盟內的 727 個 MPAs 中,有 432 個保護區內仍存在著捕魚工業。

MPAs 通常是生態豐富的水域,因為將這些水域劃為保護區,才可以透過法律來保護大多數的生命,但這樣的劃分就持續造成了想要保護生態的群體和想要捕撈魚類的群體之間的對立和矛盾。

墨西哥於 1995 年成立於 Baja 的 Cabo Pulmo 自然保護區,自從那裡的珊瑚礁受到保護後,當地的海洋生態已經恢復至原始珊瑚礁的水平,圖為一大群馬眼傑克魚自在的在保護區內生活。
PHOTOGRAPH BY JOSH HUMBERT,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LINK)

「我不會批評那些辛苦訂定保護區的人。」Rand 說,「他們確實經歷了世界上最艱鉅的任務之一。」Rand 舉例如同國家公園管理局 (National Park Service) 執行的龐大維護工作,我們必須花費大量的資源和人力去確保自然保護區不受破壞。


海洋保護區的盲點

俄勒岡州州立大學生態學家 Kirsten Grorud-Colvert 提出了幾個可以改善 MPAs 的可能性,「首先,就是要讓各國及大眾對 MPAs 是什麼以及它能做什麼有一個基礎的了解。」

Grorud-Colvert 與前國家海洋與大氣管理局的行政管理人員及俄勒岡州州立大學現任教授Jane Lubchenco 正在一同製定一套準則去明確定義 MPAs。「這是幫助大家在同一個水平溝通。」Grorud-Colvert 補充,鼓勵各國採取行動並幫助他們獲得國際支持也可以使海洋保護區更加有效。

「除此之外,還會面臨到資源問題,你會需要資金、人員和設備。」位於布魯塞爾的大洋洲政策宣傳經理 Nicolas Fournier 說 :「這是許多政府面臨到的現實面,有時他們就是沒有預算去實行計劃。」

國家地理的探險家 Enric Sala 在去年的 TED talk 演講中提出將公海轉變為海洋保護區的概念,由於公海不隸屬於任何國家的水域,勢必會是一項大規模的國際協議。

「大多數的人其實不知道,國際間正在交涉與氣候協議同等分量的海洋協議。」Rand 說到,接著在 2020 年初開始另一項談判 – 保護公海的條約,該條約保護的公海面積佔了海洋三分之二,但我們對於此條約帶來的約束力度還不清楚。


我們仍保持樂觀

Rand 樂觀地認為可以透過改良衛星技術來監控 MPAs,更有效也更節省成本;例如全球漁業觀察組織 (Global Fishing Watch) 已經將衛星監測與人工智慧結合,用於找出非法捕魚猖獗的地點。

Rand 還指出,當前的年輕世代開始關注氣候變遷及提倡相關運動,這對於如何保護世界上更多的海洋有著相當正向的影響。

帛琉的海洋保護區內有著豐富多元的物種,包括這隻偽裝在紅珊瑚內的小蝦虎魚。
PHOTOGRAPH BY ENRIC SALA,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LINK)

Sala 提到,英國、智利、塞席爾和帛琉,都是積極採取措施並落實執行來保護海洋的國家例子典範,「各國都需要加緊保護海洋的腳步,幫助我們避免大規模滅絕,延續漁業資源給下一代,以及緩解氣候變遷。」海洋是氣候變遷的受害者,但同時也可以成為解決之道。

—— 此篇翻譯自作者 Sarah Gibbens 刊登於 National Geographic 的文章(原文出處)


皮膚很白因此常常被誤會不出門不運動,但其實是個熱愛到戶外曬太陽的白肉底,特別是海邊的太陽。像小美人魚 Ariel 一樣嚮往愛與自由,並時時保有一顆勇於探索的好奇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lose
Cart (0)

購物車內無任何商品 購物車內無任何商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