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家們告訴我的事..每個垃圾都展現著人類的慾望(上)

海洋垃圾問題的研究得出了一些驚悚的結論,《科學人》雜誌報導,每年有800萬噸的塑料最終進入海洋,而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PNAS)發現90%的海鳥已經攝入了這種物質,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預測,到2050年,全球海洋中的塑料將比魚類多。

海洋塑料是一種特殊的威脅,因為它不會完全降解,而是分解成越來越小的碎片,稱為塑膠微粒(microplastics),海洋居民(例如海龜和魚類)可能會將殘骸誤認為食物,導致消化問題和飢餓。

藝術家和激進主義者開始使用海洋塑料來創作藝術品, 儘管通常在美學上很漂亮,但這些作品更指出塑膠在我們環境中的過度氾濫。

Alejandro Durán—Brotes (Shoots), 2014

以下我們介紹了13位藝術家,從雕塑家、攝影師都以海洋塑膠作為作品的主軸。

Alejandro Durán: Washed Up

亞歷杭德羅·杜蘭(AlejandroDurán)是來自墨西哥城的多媒體藝術家,現居布魯克林,他的作品系列《 Washed Up》旨在「揭示消費文化對自然世界的普遍影響」和「人與自然的繁華交匯處」。他也在自己的網站上,鼓勵他的粉絲們隨時了解塑膠污染問題,並改變原本的生活習慣以減少對環境的影響。

Mandy Barker: Hong Kong Soup 1826

曼迪·巴克(Mandy Barker)是一位攝影師,他以「海洋垃圾的影響」為題材,創作出視覺效果驚人的作品。《Hong Kong Soup:1826》描繪了從香港30多個不同海灘收集的塑膠,而香港每天有1,826噸的塑膠廢物被丟到垃圾掩埋場。 他表示,照片前景中打火機上的熊貓代表著瀕臨滅絕的物種,熊貓遠離了群體象徵著大自然對人類已經失去信心,因為人類無法處理好自己產生的廢棄物。

Max Liboion: Sea Globes

Max Liboion是紐芬蘭的學者、環保倡議者和藝術家,這個作品名為Gyre: The Plastic Ocean, 是為了阿拉斯加歷史藝術博物館(Anchorage Museum)舉辦的展覽而創作的作品,他將庸俗的物品跟殘酷的現實結合,創作出了一顆紀念水晶球,水晶球內充滿著從哈德遜河收集的塑膠,水晶球裡的岩石是由布魯克林南部海灣(Deadhorse Bay)封閉垃圾掩埋場裡的煙煤組成。

Judith and Richard Lang: Cavallo Point

Judith Selby Lang 和 Richard Lang從加州海邊(Kehoe Beach)收集了許多塑膠來組裝成作品,該藝術品目的是將美麗作為行動的訴求。 他們表示:「每個小小的垃圾都有它的故事,講述著它與人類生活的連結, 有些東西顯現出人類貪於便利的文化, 有的東西,例如芭比娃娃,顯示了人類們對於特定體態的崇尚,其他的小東西,例如瓶子、玩具等等,也都顯示著人類的慾望。 」

John Dahlsen: Environmental Wallworks

John Dahlsen是一位澳洲藝術家,他將他收集的每一片沙灘垃圾當作調色盤,創作出一幅圖像藝術。 他表示:「這幅作品的創作歷程讓我感到非常的驚奇,因為每一次彎腰撿拾作品所需的塑料時,都不經想起這些成千上萬的塑料碎片,到底已經被陽光、沙粒、海水洗禮過多久,才變成現在這個褪色又變形樣子。」

—— 此篇翻譯自作者 MARISA GERTZ刊登於TIME的文章(原文出處)

實驗室的murmur ❝

每個小小的垃圾都有它的故事,講述著它與人類生活的連結, 仔細觀察,你會發現每個被拋棄的物品都展現著人類的慾望。能輕易丟棄的慾望,是不是其實可以不要產生呢?

在家待不住,一天有大概只有睡覺的8小時加洗澡等狗吃完飯的1小時在家,整天往外跑,最喜歡風吹在臉上的感覺,對任何事都充滿好奇心,除了在環境上有關懷,還有一些人道關懷,但也不是什麼嚴肅的人類,是喜歡Party的那種。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lose
Cart (0)

購物車內無任何商品 購物車內無任何商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