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中的美味記憶,澎湖馬糞海膽

國內僅剩不到500隻的石虎保育議題,在去年曾受各新聞媒體大篇幅的報導,直到今日仍持續受到關注及討論。但你知道除了石虎外,有台灣沿海生物正面臨著滅絕危機嗎?2019年7月1號,澎湖政府一宣布開放為期2個月的捕撈季,三天內沿海的馬糞海膽便消失殆盡,刷新澎湖當地有史以來最短的捕撈紀錄。

圖/花格海味

馬糞海膽,學名為白棘三列海膽,是臺灣最主要的食用海膽之一。澎湖沿海為該海膽的重要產地,許多在地人分享兒時記憶時,往往提及盛產該種海膽的往事。據長年觀察澎湖的珊瑚學者紀錄,距今40~50年前澎湖曾約有2億顆馬糞海膽,然而近年來因過度濫捕、氣候變遷等諸多原因,產量已急遽銳減,野外隨處可見的盛況再也不在。

你可能會問,海膽消失了會有什麼改變?

Marine Food Pyramid – Illustration by Tim Gunther

每一樣生物在生態圈內皆肩負著重要任務,例如已經絕種的台灣雲豹,透過狩獵山羌、水鹿、野豬等大型草食動物,抑制其族群地發展,在雲豹消失後的幾年間,環境學者發現大型草食動物的數量彷彿無上限地成長,森林隨著草食族群的進食而消失,轉變為草原、苔原,進而影響水土保持。正面臨滅絕危機的馬糞海膽,其主要食物為藻類與分解海洋中的屍體,海膽消失後海洋中的藻類會大量繁殖,進而造成海水含氧量下降,同時釋放有毒物質,最終造成該水域的魚群缺氧暴斃。

這段期間難道政府都沒有作為嗎?

澎湖縣政府基於保育與永續經營理念,自2010年起開始限制捕撈8公分以下的海膽,並設定每年6月15日到9月15日為合法捕撈時間,9年的時間過去了,限定捕撈時間從4個月不斷下修至2個月,海膽復育的情況依舊不樂觀。海膽數量遠遠不能滿足觀光客的口腹之慾,當地海膽價格從每台斤1,500元上漲至1,700元,看勢上漲的價格也引起許多人心生歹念。

圖/環保查察小組

2019年,捕撈季前一兩個月,澎湖環保案件查察小組陸續於白沙嶼海域查獲3起盜採海膽案,共查扣139顆。不肖業者會將採捕起來的海膽去殼保存,規避港口巡檢;又或者是在採捕前先將海膽一網打盡,在海邊偷偷圈養,待捕撈季開始後一箱箱地拿出來販售。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每年都有人發展出新的犯罪方式,以致舉證困難,難以取締。從去年馬糞海膽的捕撈結果而論,縣政府制定的限補政策沒有帶來顯著改善。

海洋生物學者們發現,現今澎湖實施的保育政策正是沒有考慮海膽的生物習性。每年夏天其實是海膽的繁殖期,是個體成熟、生殖腺最肥大的季節,同時是饕客們最愛的賞味時節,結果就是我們在海膽最適合繁衍後代的季節,將健壯的基因個體全數捕撈走,留在海裡的多是海膽中的老弱婦孺,讓弱勢的基因個體肩負起繁衍後代的任務,這些由虛弱個體繁衍出的族群根本無法面對氣候變遷帶來的極端海洋溫度變化,緊接而來地是一整個族群的滅絕。

居民意識到現況後,開始有所行動!

當地民眾希望有朝一日馬糞海膽能回到往日盛況,自發性地開始劃設保護區,「烏崁海域栽培漁業區」為澎湖第一個由社區自主倡議成立的保育組織,並依照漁業法自主申請劃定為禁漁區,以海膽為漁業資源管理對象。烏崁社區藉由馬糞海膽的復育,讓潮間帶生態和社區重新活絡起來,居民組成巡守隊,保護海灘之餘同時推動生態教育。澎湖水產種苗繁殖場提供一百顆種膽,用自然圈養方式,嘗試增加馬糞海膽族群,希望避免去年的慘況再度發生。

水產種苗繁殖場於捕撈季的最後一天,在烏崁社區放流1萬5千顆的海膽幼苗。 圖/今日新聞

海洋生態系彼此緊密相連,馬糞海膽的存續與否,受到衝擊的絕對不只是漁民的生計、遊客的口腹之慾,還有生態圈中的魚蝦貝類。我們站在永續經營的立場,嘗試平衡生態保育與旅遊觀光,不管是禁漁、總量管制、設保護區等等,都只是手段,希望這片海能夠永續,除了政府該做的基礎調查與施政策略要加快之外,如何在大眾心裡扎下海洋保育的根,從觀念徹底扭轉才是關鍵。

勒戒中的日本Outdoor文化中毒者,背心、羊毛長襪為外出固定衣著,在野外煮咖啡、曬太陽是對生活的堅持,恨不得把山搬入家裡,於是陽台種滿多肉與蕨類,計畫歸隱山林......人生走過四分之一的老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lose
Cart (0)

Cart is empty No products in the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