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日本退出國際捕鯨委員會對鯨豚可能是件好事?

日本於2018年12月26日宣布退出國際捕鯨委員會 (International Whaling Commission, 簡稱 IWC ) 和將在其領海恢復商業捕鯨後,立即引發全世界的撻伐;英國環境事務大臣 Michael Gove 對此表示極度地失望、綠色和平組織認為日本挑在聖誕假期中的時機點發布意圖模糊焦點,並將日本這項決定稱作與國際社會唱反調。

但有部分保育人士發出不同的聲音,認為過度的擔憂反而讓此事失了焦,德國埃門丁根生態系統管理研究中心的海洋生物評定專家 Justin Cooke 說道:「日本退出 IWC 其實代表了日本將停止以研究名義在公海大規模捕鯨的動作。」有鑒於日本食用鯨肉的需求逐年下降,日本回歸自有海域捕鯨的數量不太可能比以往在公海捕捉的多,「因此現況看來不會有太大的變化。」Justin Cooke 補充。

美國麻州國際愛護動物基金會的鯨豚專家 Patrick Ramage 同樣表示認同:「對於鯨豚來說這是好消息。」對於 IWC 亦是,IWC 內部終於可以結束對於捕食鯨豚的爭論,專注在其他鯨豚保護的議題上。

自 IWC 從1986年頒布《禁止商業捕鯨公約》以來,日本從未放棄及掩飾自己對重啟商業捕鯨的渴望,同時利用 IWC 同意成員國因研究目的不受公約限制的名義捕鯨、販售鯨肉,日本鯨類研究所 (Institute of Cetacean Research, 簡稱 ICR ) 多數以獵捕小鬚鯨為主,及少量的塞鯨、布氏鯨和一些其他物種,日本研究員聲稱相較於其他生物,鯨魚必須透過屍體解剖才能確定其飲食習慣和正確年齡,以上聲明和僅產出微少數量的研究結果遭到大眾批評根本是假研究之名,行捕鯨之實。

2014年3月,聯合國國際法庭對澳洲控訴日本的捕鯨計劃並非以研究為目的,判決日本敗訴,並下令日本停止在南極區域的捕鯨研究 (此案並未影響日本在北太平洋的捕鯨研究),在停止南極捕鯨的一年後,日本便以符合法院判決的新計畫重新開始在南極海域進行捕鯨。

日本歷年捕捉了上千隻鯨豚,捕捉量因鯨肉需求減少逐年下降

在 IWC 2018年9月於巴西舉辦的半年度會議中,日本提出了號稱可以永續經營鯨豚生態的商業捕鯨計畫,雖然 IWC 無奈地承認目前南極海域的小鬚鯨已脫離瀕臨絕種的數量,但是否開放商業捕鯨已無關永續性,而是殘忍獵殺這些美麗優雅的大型海洋哺乳類動物的行為十分不人道,因此拒絕了提案,並強調 IWC 的宗旨就是確保鯨類復育到工業革命前的水準,及再次重申禁止商業捕鯨的協定,在這樣的雙重打擊下,種下了日本於12月發布退出聲明的種子。

雖然日本放棄了以科學研究進行捕鯨,但擁有6,800萬美元年度預算的日本鯨類研究所的未來動向仍不明朗,「這個研究所對於鯨類研究應該有義務要有所貢獻,即使這些貢獻的重要性不是那麼顯著。」前 IWC 日本代表、現任東京政策研究基金會研究員 Masayuki Komatsu 表示。

在此期間,日本會將捕鯨活動轉移回自己的沿海水域及其附近320公里的專屬經濟海域,此舉是否對鯨豚構成威脅勢必成為未來關注的焦點,Cooke 提到:「北半球小鬚鯨的數量還不到瀕臨絕種的地步,但在韓國、日本附近的 J 形水域 (由日本海、黃海、東海連線而成如字母 J 形狀的海域) 在夏季有著鯷魚、秋刀魚、磷蝦等,因此會在短時間內吸引大量小鬚鯨聚集於此捕食這些海洋生物。」

「日本漁夫以往每年會在 J 形水域捕捉約100隻小鬚鯨。」Komatsu 說到 (漁夫目前使用漁網為捕鯨工具,此捕捉方式是合乎 IWC 公約的),如果為了增加捕獲量而改用捕鯨叉可能會對此水域的生態造成壓力;雖然日本於12月的聲明中提到對於鯨豚捕捉量會加以設限以避免對鯨類生態造成負面衝擊,但並未說明更多細節。

日本在沿海以研究名義捕獲的小鬚鯨,正從北海道的釧路港被拖到岸上
KYODO/NEWSCOM

市場機制或許能解決商業捕鯨的爭議。東京大學海洋自然科技系的漁業專家 Joji Morishita 在2018年9月卸下 IWC 兩年一任的日本代表主席,仍相信捕鯨是一個可望成功的產業,但多數人對此保持懷疑態度,畢竟日本國內消費者口味轉變及對生態保育意識抬頭已經讓市場對於鯨肉的需求直線下滑,從1965年的203,000噸掉至2015年的4,000噸,日本三大漁業公司亦公開表示對商業捕鯨沒有興趣。Cooke 認為日本的捕鯨產業會走向類似挪威的發展,只有小眾的組織運作供給鯨肉給小眾的市場,且對於鯨肉的需求及捕鯨的行為只會日益減少。

雖然日本打算繼續以觀察員的身份參與 IWC,但再也不會對委員會捐贈金費 (2017年,IWC 270萬美元的收入有6%是來自日本)。從好的方面來看,日本的退出可以讓 IWC 將精力專注在解決其他鯨豚的威脅上,像是船艦撞擊、混合捕撈、棲息地流失等等,及 Ramage 提到影響鯨魚未來存亡的最大問題:氣候變遷。

—— 此篇翻譯自作者 Dennis Normile 刊登於 Science 的文章 (原文出處)


皮膚很白因此常常被誤會不出門不運動,但其實是個熱愛到戶外曬太陽的白肉底,特別是海邊的太陽。像小美人魚 Ariel 一樣嚮往愛與自由,並時時保有一顆勇於探索的好奇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lose
Cart (0)

購物車內無任何商品 購物車內無任何商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