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 Gearlab 格陵蘭槳來到格陵蘭

看著我們設計總監 – 孫崇實在螢幕上分享著一張張去格陵蘭划船的照片,心中不免產生了疑問:「怎麼大家都使用格陵蘭槳?」接著,下一秒才反應過來,他們是去格陵蘭划船當然要使用源自當地的格陵蘭槳;對於我及大多數人來說,獨木舟船槳長得應該是中間一根細細棍子,兩頭加上大片片狀型槳葉的歐式槳,這種細細長長的格陵蘭槳,只是划船休閒活動中眾多槳型裡的其中一種。


格陵蘭槳,接觸過後絕對會愛上。

跟所有人一樣,孫崇實最早划船是從歐式槳開始,歐式槳顧名思義,起源是設計給歐洲運動員使用的,歐洲人的平均體型高大,如果是運動員的體型又更加極端,把他們用的槳拿來給一般人用其實會造成一個很普遍性的問題 – 身體無法負荷大槳葉帶來的巨大反作用力,進而造成運動傷害… … 但是在當時,歐式槳是划船休閒運動的唯一選擇。

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下,有朋友拿了一支手工木頭格陵蘭槳給孫崇實划,一划起來馬上就感覺到不一樣,最深刻的感受就是輕很多,這個輕指的不是船槳本身的重量而是划起來的感受,讓他開始思考這種船槳是不是比較不會造成身體負擔,經過資料收集發現這種槳型源自位於極圈的格陵蘭,格陵蘭人有著黃皮膚、黑頭髮,身形跟亞洲人尤其接近,當地氣候寒冷,百分之八十的陸地被冰雪覆蓋,因此格陵蘭人以靠海捕魚維生,千年來的生活與海洋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

經過幾次的使用,我們發現格陵蘭槳除了划船的用途,用它來做翻滾動作比使用歐式槳更容易,也可以將槳延伸出去做不同的划法,而起初獨木舟的發明,就是搭配這種槳型,綜合以上研究且實際使用驗證,讓孫崇實越來越相信這會是划船選槳上更好的選擇。


用現代工法演繹傳統。

市場上的格陵蘭槳大多是用木頭做的,木頭槳雖然彈性好,但相對的就代表剛性不夠,重量較重且不能拆解,對於一支長度從 2 公尺起跳的格陵蘭槳,不論是平時儲藏或是外出攜帶都很不便利。

有腳踏車設計背景的孫崇實便開始思考是否能套用製作腳踏車車架的技術去產出一支碳纖維又可以拆解的格陵蘭槳。除了碳纖材質的重量較輕、防刮耐撞,在使用維護上,碳纖相比木頭更能抵抗海水(鹹水)的侵蝕,使用過後只需用清水沖淨,不需如同木頭槳繁複的保養程序。

2012 年第一代碳纖維格陵蘭槳的推出,在專業及業餘獨木舟圈中得到好評。隨著使用人口及划船頻率增加,孫崇實發現在船槳兩端的槳頭容易因為經常碰撞到岸邊岩石而損壞裂開不能繼續使用,這時,使用者多半會整支報廢丟棄,這與以碳纖材質來增加耐用及耐久性的初衷牴觸。

Gearlab 可替換槳頭的格陵蘭槳

現有的碳纖格陵蘭槳都是一體成形,孫崇實從格陵蘭人的古老智慧中得到靈感,他們會把硬度較高的木頭或是更堅硬的獸骨嵌在木頭槳兩端的槳頭上作為保護以延長槳的使用壽命,經過了近兩年的使用者觀察及親身測試,推出了新一代的進化槳型 – 市場上第一支可替換槳頭的碳纖格陵蘭槳,槳身維持碳纖材質,槳頭使用更耐碰撞敲擊的塑料,這種材質的公差易掌握因此能與槳身平順的接合;當原有的槳頭磨損時,只需拆裝替換上新的槳頭,便能繼續使用原本的槳身,達到低耗的目的。


帶著格陵蘭槳,到格陵蘭尋根。

我們現在所接觸到的船、船槳和相關器材其實都源自於格陵蘭,但都已經被西方的運動產業所變形;在製槳、賣槳的同時,孫崇實結識了一群來自世界各地的划船愛好者,其中當然也有來自格陵蘭的朋友;2017 年的夏天,孫崇實與各地的划船手相約在格陵蘭碰面,參與年度的划船盛會,能夠來到格陵蘭槳的發源地是一件相當有意義及令人興奮的事。

在出發之前,有聽聞格陵蘭人對於現代的船跟歐式槳是很不認同的,地處極圈的格陵蘭氣候嚴寒,全年平均溫度在零度之下,絕大多數的動植物不易長年繁殖生長,在資源匱乏的狀況下,當地人相當珍惜資源,用最少的資源做出最有效的工具,產出線條簡潔沒有過多配件的格陵蘭舟與格陵蘭槳;而被西方變形過後產出的船船身寬大,甲板上錯綜複雜的繩結對他們來說是亂七八糟的,這也吸引著孫崇實去當地一探究竟。

傳統格陵蘭舟船身窄長、甲板簡潔

我們自己做槳,也知道看過各式各樣的格陵蘭槳,但仍是十分好奇在發源地根據古老祖先傳承下來的智慧所做出來的槳是不是跟我們的槳長得不太一樣?到了當地才發現,與其說跟我們的不一樣,倒不如說他們的每支槳都長得不一樣;對於格陵蘭人來說,做出一支槳並沒有一套既定的規則,每個人可以根據自己的喜好,調整各個區塊的形狀及長度去做出一支最適合自己划船習慣的格陵蘭槳。

每個人依照自己的習慣做船槳,可以看到上面這支槳在手握處的特別設計


不只是格陵蘭槳,是一種文化傳承。

根據我們過往的銷售紀錄,購買我們船槳的客戶年齡層大多都偏高,在格陵蘭,小至三歲大至五六十歲都有在划船,甚至是參加比賽。雖然划船在當地已經不被作為打獵外出的交通工具,但他們仍相當重視這項傳統技藝的傳承,划船是他們很熱衷於的全民活動。

當地小孩在練習划船的過程
當地青少年穿著全套傳統格陵蘭裝備出海

除了划船移動,翻滾技巧也相當重要,在過去,格陵蘭人會單獨出海打獵,遇到惡劣的海況可能會翻船,這時若人船分離,極凍的海水會讓人瞬間失溫造成生命危險,因此格陵蘭人必須在翻船時靠著自身和船槳的力量翻滾復位。時至今日,翻滾動作成為划船技巧純不純熟的一項指標,翻滾為現代人的划船帶來更多樂趣,也是能夠自救的方法之一;在無法下水的冬天,格陵蘭人仍會在陸上利用繩索持續練習翻滾的技巧,這也成為划船比賽中的一個競賽項目。

水中的翻滾比賽
陸上的翻滾比賽

到訪格陵蘭後,其中很深刻的體悟就是發現我們自己與大自然脫節很大,因為在當地幅員遼闊,人口密度低,讓他們還有很多的戶外空間可以去生活,冬天去滑雪、拉雪橇,夏天家門口出來就是大海可以去划船,不像我們在台灣人口密度高,要去一趟海邊還需要特別計劃一天,並做很多事前的準備。格陵蘭人生活在自然裡面,從古到今,他們仍和大自然保持很強的連結。


划船,在格陵蘭是共通的語言。

格陵蘭對於孫崇實來說,除了地理上的遙遠,心境上也是遙遠的,跟一般出國旅遊不同,這趟旅程在出發前是完全無法預期會發生什麼事的;抵達目的地後,才了解這些未知的擔心都是多餘的,因為當你拿起手中的船槳便能和當地人開啟共同的話題。

言談中,我們的格陵蘭槳得到了超出期待的正面反應,第一就是認為這支槳相當可靠,第二就是可替換槳頭的設計,在上下岸時時常會敲擊到岩石,若槳頭不做另外的保護會耗損的很快,但外加的保護套又會阻斷切水的順暢度,有了替換槳頭後就不必擔心這些碰撞,在划船途中就可以放心地享受自己與海洋的對話。

在去過格陵蘭前,我們一直都是自己做槳、自己測試,對於使用對象的想法我們並不是非常清楚;經過這次的到訪,面對面與世界各地相當有經驗的划船者及從古至今都使用格陵蘭槳的當地人交流,我們接觸到使用者真正的感受,甚至是參賽者下水比賽完後最即時最真實的回饋,讓我們確認了自己是在往對的方向走,更有信心可以一直做下去。

皮膚很白因此常常被誤會不出門不運動,但其實是個熱愛到戶外曬太陽的白肉底,特別是海邊的太陽。像小美人魚 Ariel 一樣嚮往愛與自由,並時時保有一顆勇於探索的好奇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lose
Cart (0)

Cart is empty No products in the cart.